从“美辞”到“审美范畴”或“美学观念

  • 时间:

【首家临终关怀医院】

二在中國文學中對概念範疇的發現與闡釋,實際情形也是如此。如近年出版的題為《“遠”範疇的審美空間》(郭守運著,武漢大學出版社2014)一書,把“遠”作為中國古代審美“範疇”加以專門透徹的分析研究,是頗有創意的,但是從“美辭學”的角度看,“遠”以及“玄遠”“高遠”之類的詞,尚沒有成為中國古代文論學科普遍公認的概念或範疇,但它卻是一個古代詩文、古代文論中不可忽視的“美辭”,或許經過這部著作的論述闡釋,以後會變成一個公認的概念範疇。實際上,這樣的美辭在中國古代文論中尚有許多,吳蓬先生編著《東方審美詞彙集萃》(上海文藝出版社2014年增訂本),收錄了中國古代“審美詞彙”(全部是單字)有淳、瑰、雋、韻、恬、婉等多達90多個,還列出了由這些單字構成的詞語(成語)和短句,達上萬條。吳先生沒有把它們稱為“概念”或“範疇”,而是以“審美詞語”稱之,是十分嚴謹恰當的。實際上,這些“審美詞語”,約言之就是“美辭”。

【光明書話】我的《中日“美辭”關聯考論》一書,是對中國與日本傳統美學與文論中的“美辭”之關聯性加以考證與論析的專門著作。該書的核心關鍵詞是“美辭”,竊以為這個詞具有相當的理論價值,在該書交付出版的時候,覺得有必要做一點解說與辨析。

鑒於傳統東方文論與美學中,“美辭”極為豐富而又複雜,它們“隱藏”於、散見於各種文藝作品與理論文本中,需要不斷加以發現、提煉、整理與研究,需要打破既有的“概念”“範疇”的束縛,把“美辭”作為美學研究的一個新的領域、新的生長點或一個新的分支,去發現更多、更豐富、更複雜的審美學詞語和美學現象,特別是要運用“比較語義學”的方法,研究東亞乃至東方的“美辭”及其關聯性,為建構區域性的“東亞美學”與“東方美學”奠定基礎。

(作者:王向遠,系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一“美辭”是一個古漢語詞彙,曹植《辯道論》有雲“溫顏以誘之,美辭以導之”,這裡的“美辭”是美麗辭藻之意。在我看來,“美辭”這個詞本身很美,很形象很感性,也有概念特有的概括性。即便望文生義,對它的理解也只能是“美之辭”。不知為何,“美辭”這個詞一直很少使用,甚至廣收古漢語詞彙的《辭源》也未收錄。然而“美辭”在日語中卻並不是生僻詞,它指的是有審美修飾作用的辭藻,而且還有一種學問叫作“美辭學”。近代文學理論奠基人坪內逍遙著有《美辭論稿》(1894),文學理論家島村抱月著有《新美辭學》(1903),都是以語言修辭的審美分析為特點的著作。狹義的“美辭學”與漢語中的“修辭學”意義相近,但是“美辭學”的重點在“美”而不是“修”(修飾)。實際上,“美辭學”往往會超出語言修辭的層面,而提升為審美詞語的研究,亦即成為專門研究審美詞語的美學一個分支。在這一意義上,我的《中日“美辭”關聯考論》也可以歸為“美辭學”。但是長期以來,類似的研究,在美學界只以“審美範疇”或“美學概念”稱之。

因此,“美辭”的研究或“美辭學”,與通常的審美概念、審美範疇的研究,是相互關聯又不可相互替代的。“美辭”研究作為一種範型,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與價值。倘若以既定的“審美範疇”或“美學觀念”為中心,就會形成一種滯定的研究模式,難免會把一些“美辭”排斥在外,從而造成了美學史研究中的固化現象。我們若以那些業已固化的西方美學觀念為準據,或者以那些“眾所公認”的中國古代文論美學的概念範疇為準據,那麼,此外的那些豐富複雜的“美辭”就會被摒除在外。中國美學、東方美學的研究可能就難以跳出西方美學給定的範疇限定,也跳不出中國古代文論與美學研究的既成格局。例如,就東方美學特別是東亞美學而言,被有的學者看做概念、範疇的,而另一些學者未必會當做概念範疇來看,例如我在《中日“美辭”關聯考論》中論述的“慰”和“物紛”,即便是在日本學界,也很少有、甚至沒有人把它們當做文論概念或範疇來看。即便有人不承認這些詞為概念或範疇,但他至少也要承認它們是“美辭”,亦即判斷一段文字、一段描寫、一個形象、一部作品,是不是美的、又美在何處的判斷詞。可見,“美辭”包含“文論範疇”,但範圍又大於“文論範疇”,比起“文論概念”或“文論範疇”這樣的術語來,更具有包容性和柔軟性。

《中日“美辭”關聯考論》王向遠 著 光明日報出版社

其實,從“美辭”到“審美範疇”或“美學觀念”,是需要一個發展過程的。從詞義的寬窄來看,“美辭”要比“概念”和“範疇”都寬泛一些。“概念”指的是理論文本中所使用的概括性詞語,是具有一般性、抽象性、總括性的詞,是在長期使用過程中由特殊詞語而成為一般詞語的,“範疇”則是進入學科中的概念,而“學科”必定是在長期的研究實踐中逐漸形成的。“美辭”與美學上的概念範疇,即便是同一個字詞,但它們卻可能處在不同的歷史階段,都有一個從“美辭”到概念、再到範疇的發展演變過程。究其實質,“美辭”就是對美的事物加以描述與評價的審美性質的賓詞。有一些“美辭”具有審美判斷的功能,並經長期反覆使用,它就可能會成為人們所公知、所公認的概念,亦即我們通常所說的“審美概念”。

除了一些原創性的概念範疇,如中國哲學中的“道”“氣”“仁”“誠”“理”“性”“體用”、文論中的“賦比興”“言意”“文質”“意象”“形神”等之外,大多數我們現在所公認的審美範疇或美學觀念,最初其實只是屬於“美辭”。“美辭”主要是詩文作品乃至小說中使用的作為審美評價的詞,主要是形容詞,也有一些名詞。例如中國古代文論中的“意境”就是這樣的詞,也只有到了王國維那裡才最終加以研究論證,使其成為一個重要的文論概念、審美範疇,而在此之前,它主要是作為一個審美評價的“美辭”而存在的。實際上,“風骨”“氣韻”“格調”“神韻”“清淡”等詞,最初也只是審美評價用詞,亦即“美辭”,經歷代文論家加以理論闡釋後才成為概念,待文論研究學科化之後,這些概念才成為文學理論學術研究的範疇。而日本的情況也是如此。例如 “哀”“物哀”,最初在《源氏物語》等平安王朝貴族文學中僅僅是表示審美感嘆的詞,直到18世紀學者本居宣長在《紫文要領》等著作中加以闡釋,人們才把它看成日本文論與美學的重要概念。

常熟企业熔炉事故安徽定远3.3级地震北京拆除收费站王宝强现身云南陈情令演唱会肖战卷发俄叶卡捷琳堡起火巴基斯坦火车爆炸守望先锋2发布首家临终关怀医院多次捐卵生命垂危马蓉晒卖萌自拍浓眉40分20篮板李佳琦直播翻车江西81天无雨流感疫苗2800万剂德云社演员退群扎哈维破进球纪录王宝强现身云南陈情令演唱会王宝强现身云南曼谷或被淹没美国飞机撞汽车天猫旗舰店假货三人篮球晋级奥运张怡宁二胎产子流感疫苗2800万剂禁止网售电子烟库里成功接受手术中科院种出了钻石